大學校園開放空間/情節景觀設計——敘事情感空間探索

發布時間:2020-04-08 09:50:00

第一個課程設計是以我個人的生活經驗為視角,以情感思維和日常生活經驗為基礎,借助電影敘事技巧,研究人在特殊情境下的情感外的身體運動,并編制組織情感變化,從而形成空間序列

第一個課程設計是以我個人的生活經驗為視角,以情感思維和日常生活經驗為基礎,借助電影敘事技巧,研究人在特殊情境下的情感外的身體運動,并編制組織情感變化,從而形成空間序列

大學是老年人的家。事實上,很多人在里面死了。大多數人生活在安靜的絕望中,就像老鼠逃跑一樣,他們看不到自己的環境,也無法打開自己的世界。

如何找到自我表達的出口,以對抗時間的消散。

思考大學生進入大學后感到困惑的現狀,結合電影《死亡詩社》的表述:我踏入叢林,是因為我想過一種有意義的生活。我要活得深刻,吸收生命中的精華,摧毀一切非生命的東西,以免在生命結束時找到我從未生活過的主題。

本文借助電影《大胡法》中小江的一段自我意識,分析了小江在每一個場景中的情感表現,并對其敘事進行了重組。同時,結合主題曲《你一定是個孩子》,簡化樂譜,生成立體結構作為整個敘事的線索。

為學生創造一個自我感覺和自我反思的空間。

1038天來,衡水大學在感染病毒后仍處于隔離狀態。每個人的臉都顯示出麻木和未知的恐懼。沒人知道是哪一天被那群人抬走的。有兩種人住在里面。他們中的大多數人按照既定規則選擇了為老年人而死,而少數人選擇了拯救。

場地位于衡水大學第一餐廳與9號宿舍樓之間,占地面積1800㎡。根據調查,學生們不喜歡呆在教學樓、圖書館等狹小的空間里。他們想擁有一個像秘密基地這樣的私人空間,秘密基地可以做他們想做的事情,但是校園沒有空間來滿足這樣的需求。

設計場地本身有24棵樹(白蠟),將場地與食堂和宿舍樓隔開。場地半私密,但水平空間層次明顯,沒有垂直變化和各種空間層次。工地東南方向的道路上有排水井。

結合研究和概念設計,最終的場地是一個充滿空間變化的地方,可以滿足學生多樣化的實際需求。

地點的敘述是:困惑-失落-尋找-自我

因為這是第一次設計,我不知道如何開始(專業的導師教一切)。那時,我正在看小說《霍亂時代的愛情》。我喜歡女主角的固執和堅持。也許這就是感動我的地方。我又看了電影《死亡詩社》,這意味著我要敢于面對自己,做自己。我也看了電影《大護法》,更重要的是我堅信這個信念,所以自我成了我的主題。思維導圖只有一個概念:如何找到自我表達的出口來對抗時間的消散。(高興了好幾天),但我不知道怎么繼續。當時,我看到一個學生的作品山水中國。她用音樂來敘述整個空間,這啟發了我。我的觀念也要通過敘述來表達,但不能和那個學生一樣。她太簡單了,只是用音樂本身來連接整個網站作為一個敘事線索。沒有別的想法了。里面沒有情緒和身體運動。這時,我突然想起了以前看過的電影《護法》。我想用一點姜的自知之明。在每一個子鏡頭的設計中,姜文的身體運動在特定的地方發生情感變化,并得到每個子鏡頭的情感。作為關鍵詞,同時研究這種情感和其他身體動作,并與電影中的情感一起研究,得到一個新的分鏡頭設計(對應于空間設計:垂直,植物也對應于缺乏空間變化的田野調查),并以主題曲生成三維結構作為整個空間敘事的線索(我真的聽了很多遍,對應著電影《姜子》的片段,來區分每一種情感對應的樂譜片段,(我有多強大?)[它有兩個功能:作為敘事線索,作為人們休息的實用結構,作為秘密基地,作為私人空間],這是設計的初步結束。

然而,由于垂直設計(下沉空間),排水成為一個問題。我突然發現,在調查過程中,工地東南側有幾口排水井被專門拍了下來,沒有解決。我的整個敘述從西南側開始,順時針連接到東南側。下沉空間位于北側,可與東側運河結構一起排水至排水井(小水)。

還有一些植物,保留了所有的原始樹木。在場地的中西部,設計了三棵大樹(計劃從校園內的一個小花園移植)。桑樹在秋天有美麗的黃頁;考慮到季節的變化,另外兩棵是東京櫻花(春粉色)、欒樹(夏黃色、秋紅色果實)),我喜歡這棵樹的記憶嗎?樹下是最后一個敘事空間(自我),有了結構,就可以休息了。同時,還有一些灌木,如小滿時節的石榴。當然,最大的部分是草。在迷茫的空間里,是狼尾草,在失落的空間里,是蒲尾。在搜索空間,由于它是由結構支配的,所以在開口處有石榴,在自我空間,它是粉色和黑色的亂草。


无限第一国产资源免费